D小瓶子CVin

老叶生日快乐!

あ末日信仰_梁琰:

Lof开了无数次终于全部集齐!!!!!表白太太们!!叶神生日快乐!!

🐰  @兔子_usagi 的儿子我收到了!很喜欢谢谢么么哒!

明信片收到了~太太的字很好看~以为收到都那么久了 没想到今天就收到了~谢谢太太! @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微笑宇光:

噔噔~~地言出炉!!


撸频的时候就已经被萌化了~真的是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喂,这个蘑菇,咱们谈场恋爱如何?”


“好呀!”




ps.感谢my基友黑科技,以及欢迎收看另一部地言大戏:地狗快跑



喜欢就留个檀木吧~爱你们!




(滚去码文……

关于《理想型这件小事》被指借梗碰瓷的声明

你们找不到的苏苏:

最后没有把我和她的记录放出来,我们是cp可以说我们应该是最亲密的人,这个事情的起因是她推荐了ygls的那篇lo文,起初我并没有觉得有多大反应,因为我没看懂,虽然那句“小团体互捧臭脚”让我有点隔应但是并不知道是说我们。
然后今天知道,她和芦笙那一句话撞梗的事情,我私戳她文(因为其他人私戳她不回),记录没发,在我这里,我很客气也没有责怪的意思,和她说了很久,但是她显然是有些言语过激了让我感受到她的愤怒,她和ygls认识,和我们也是朋友,于是在我们之间最后选择了ygls,这个我无话可说,事后证明芦笙是清白的,于是我们要求他们道歉,最后她自己选择了退圈。
我从来没想过她会选择退圈这条路,但是没有人逼迫,没有人苛责,她的选择我无话可说,互不相欠,只能说立场不同所以不能做朋友了。
还有ygls,您没有关注我,没有关注我们神教的任何一个人,在自己主页说什么小团体互捧臭脚还说别人抄袭?你自己好好看看你的文吧,和花花撞梗的调色盘还在,你就看好了,最后是谁得道歉。
我们小团体是互相交流梗和文字的群,被你这么说让我觉得你对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这么就这么浅薄呢?还是说你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所以说什么都无所畏惧?
我不是针对谁,我就只针对犯了错坚决不改的某些人,不要对号入座,毕竟是个人言论,你可管不了我(原话还给你),不带tag不艾特,澄清,芦笙的清白。
吱吱,江湖不见。


芦笙:







首先为将私事发在为k莫而建的账号上向所有为了看文而关注我的小伙伴们道歉,此篇为《关于理想型这件小事》被人指为借梗碰瓷之作而做出的声明。




虽然说出此言论的lo主已经为污蔑我借梗碰瓷的事情而私聊向我道歉,但是并未在主页做出说明。以及此位lo主言论中关于对我和我的朋友进行言语性人身攻击一事拒不道歉。所以私下沟通无效,不得已选择由我自己在主页说明这件事情。在此再次向大家说声抱歉,单纯为了文而进来的小伙伴可以不必再浪费时间。








以下是事情原委。








二月一号凌晨我发了《关于理想型这篇小事》这篇文章,随后不久朋友私信我一张截图,某位lo主在主页中写道“某些小花,暗搓搓借梗碰瓷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您去别圈作者借梗把尾巴藏好点不让人发现也就罢了,转借同圈作者的梗是想干嘛?”以及末尾讽刺我和我的朋友,辣鸡营销号套路,到处抄梗互捧臭脚发展下线。




以上言论均有截图,但因为此篇声明是澄清而非挂人,所以在此只复制粘贴原文。








经过核实,我确认这位lo言论中明嘲暗讽的人就是我,于是经过提议我们建了一个讨论组准备把事情面对面说清楚。








下面附上全部聊天记录截图

















经过交流,此位lo主承认关于我借梗抄袭一事是她的误会,也私聊向我道歉。但是她认为“辣鸡营销号套路,到处抄梗互捧臭脚发展下线”这种言论为个人行为,没有点名没有带tag,所以坚持不对我们道歉。








可以,我们捍卫此位lo主的言论自圌由权,但是我们作为被泼脏水的无辜人员并没有道理去受这种闲气。所以在此附上聊天记录还原一切,只为给自己一个交待。








以及关于十二月末的《床头灯》与lo主花前猫尾的《廊前灯》的确撞梗,我已向原文作者私信道歉,如果原作者要求,我会在首页再次道歉说明缘由并且删除文章。












最后只想说一些我的心里话,不代表其他任何人。








严以律己,宽以待人。我希望自己能够按照这个标准要求自己,也希望将来不要再次遇到把这个标准反过来实行的人。








以上。










关于《理想型这件小事》被指借梗碰瓷的声明

芦笙:



首先为将私事发在为k莫而建的账号上向所有为了看文而关注我的小伙伴们道歉,此篇为《关于理想型这件小事》被人指为借梗碰瓷之作而做出的声明。


虽然说出此言论的lo主已经为污蔑我借梗碰瓷的事情而私聊向我道歉,但是并未在主页做出说明。以及此位lo主言论中关于对我和我的朋友进行言语性人身攻击一事拒不道歉。所以私下沟通无效,不得已选择由我自己在主页说明这件事情。在此再次向大家说声抱歉,单纯为了文而进来的小伙伴可以不必再浪费时间。




以下是事情原委。




二月一号凌晨我发了《关于理想型这篇小事》这篇文章,随后不久朋友私信我一张截图,某位lo主在主页中写道“某些小花,暗搓搓借梗碰瓷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您去别圈作者借梗把尾巴藏好点不让人发现也就罢了,转借同圈作者的梗是想干嘛?”以及末尾讽刺我和我的朋友,辣鸡营销号套路,到处抄梗互捧臭脚发展下线。


以上言论均有截图,但因为此篇声明是澄清而非挂人,所以在此只复制粘贴原文。




经过核实,我确认这位lo言论中明嘲暗讽的人就是我,于是经过提议我们建了一个讨论组准备把事情面对面说清楚。




下面附上全部聊天记录截图







经过交流,此位lo主承认关于我借梗抄袭一事是她的误会,也私聊向我道歉。但是她认为“辣鸡营销号套路,到处抄梗互捧臭脚发展下线”这种言论为个人行为,没有点名没有带tag,所以坚持不对我们道歉。




可以,我们捍卫此位lo主的言论自圌由权,但是我们作为被泼脏水的无辜人员并没有道理去受这种闲气。所以在此附上聊天记录还原一切,只为给自己一个交待。




以及关于十二月末的《床头灯》与lo主花前猫尾的《廊前灯》的确撞梗,我已向原文作者私信道歉,如果原作者要求,我会在首页再次道歉说明缘由并且删除文章。






最后只想说一些我的心里话,不代表其他任何人。




严以律己,宽以待人。我希望自己能够按照这个标准要求自己,也希望将来不要再次遇到把这个标准反过来实行的人。




以上。





本子已收到!感谢牧洋太太写的文 很好看已经看完了 期待太太以后出的本子 😘@公子牧洋

【K莫】【香芋】剑眉 01

莫上花K:

*古风AU  王朝架空


*私设如山,具体人设会在文中慢慢展开


*KO真名翟星辰


*私设年龄差:K莫年龄差7岁   香芋年龄差4岁


 


【01】往事


 


庆成二十六年夏,肖帝肖青城病逝。嫡长子肖奈在皇后一族庞大势力的护佑下登基为帝,年方十六。登基次年,改年号为庆德。


庆德四年夏,历任两朝的元老礼部尚书戴全在告老还乡途中遇刺身亡。


“陛下,两日前,前任礼部尚书戴老大人在回乡途中遇害,臣恳请陛下派人追查此事,让戴尚书在九泉之下得以安歇。”


站出来具本启奏的是当朝国舅甄淮,皇太后兄长,肖奈的亲娘舅,育有一子名为甄少祥。遇害身亡的戴全是甄淮恩师,在仕途上一路庇佑甄淮平步青云。


“甄卿且安心。”一身黄袍端坐在龙椅上的肖奈脸色平静如常,“戴尚书历任两朝为肖国鞠躬尽瘁,朕已让刑部去调查此案,必不会让戴老尚书死的不明不白。另外传朕旨意,赏戴府黄金百两作为抚恤,让其家人早日安排戴尚书入殓。”


甄淮似乎还想说些什么,肖奈却挥了挥手表示不想再议。


自幼便在肖奈身边服侍、如今已成为他心腹的掌事太监曹光连忙喊道:“退朝。”


 


三日后乃六月十五,京城最受欢迎的酒楼天香楼二层最隐蔽的雅阁内,三个衣着精致的青年坐在里面饮酒。


靠门而坐的绿衣青年乃刑部尚书独子丘永侯,绰号猴子。


临窗而坐的紫衣青年乃户部尚书长子于半珊,绰号愚公。


而坐在最里面那个蓝衣青年便是当朝大将军长子郝眉,绰号美人。


久居深宫的皇帝肖奈因对“三”这个数字情有独钟,于是自称老三。


四人从小一起长大,意气相投,竹马之情情比金坚,私下相见甚至以绰号相称。


每月十五,兄弟四人都要约在天香楼一聚,畅谈江湖世事,肖奈有时会因为国事繁忙而迟来,却从不会失约。


 


于半珊随意提起了最近发生的一件大事:“听说了吗?不久前戴全在告老还乡的路上被杀了!”


“老三已经派我爹着手去调查这件案子了,但是听我爹的意思好像棘手得很。”丘永侯拿起酒杯啜饮一口后继续道:“戴全身上所携巨额财物不翼而飞,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江湖盗匪劫杀所致。既然是江湖恩怨,官方想插手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唉,要是星云山庄还在,凭翟庄主和先帝的交情以及星云山庄在江中的地位,查明这个案子必是轻而易举,可惜……”于半珊还在惋惜地叹气,丘永侯则皱着眉碰了碰他的胳膊,示意他注意一下身旁一声不吭的郝眉。


于半珊和丘永侯与郝眉同岁,虽不知道他与星云山庄少庄主翟星辰婚约一事,却也听长辈提起过十三年前那场把星云山庄烧成了废墟的大火。郝家与翟家交情深厚,幼时郝眉更是日日黏着翟星辰不放,想必这件事也一直是他们心里的一道伤疤。


于半珊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赔罪似的给郝眉倒了杯酒道:“美人,对不住啊……我不是故意提起星云山庄让你伤心的……”


郝眉抬头看向一脸懊悔的好友,按下内心翻腾的情绪接过于半珊的酒一饮而尽,随即挑眉笑道:“愚公啊,以后你再敢叫我美人,小爷打烂你那张引以为豪的脸!”


于半珊心知郝眉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当下松了一口气:“哟哟哟,瞅瞅给我们美人厉害的!京城内谁不知道你身为大将军长子却不会半点武功,有本事你来打我啊!”


郝眉忿忿地瞪他一眼,郁闷地拍桌子道:“真不知道我爹怎么想的!将军府长子啊!这种威武霸气的身份难道不该配一身绝世武功才对吗?可他偏偏从小就不肯让我习武,反而让我去读书!不久后我就该承袭他的将军爵位,这让我以后怎么服众啊!”


丘永侯是读书人,立志像他父亲一样做一个清廉正直的好官,光宗耀祖,一听郝眉这话似是有几分瞧不起读书人,便开口道:“郝伯父不让你习武自然有他的深意,多思无益。”


“不过戴全杀得好。”郝眉眸色渐深,唇角略微勾起,“朝中谁不知道他当尚书这些年收受贿赂,与吏部尚书勾结卖官卖爵,培植党羽壮大势力。依我看,说不定是老三找了什么江湖高手来暗杀他,顺便把他贪污所得的金银都散发给贫苦的百姓,这倒很符合老三一贯的行事作风。”


丘永侯略一沉吟道:“你这个想法有些大胆,不过仔细想来也不无道理。老三确实有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他刚刚登基四年,皇位还没坐稳,不可能明着去处置在朝中根基深厚的戴全,但是也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地让他赚满荷包后荣归故里,找个江湖高手暗杀他也是有可能的。这也就能解释的通,为什么朝廷前任二品大员惨死,五日过去毫无线索,可老三却丝毫没有怪罪刑部无能的意思。”


于半珊瞪大眼睛看着把此事分析的头头是道的两位好友:“老三原来是这么阴险的人吗?”


“若不是亲耳听到,我还真不相信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会用‘阴险’来形容我。”一袭白衣的肖奈微服出宫来与兄弟会面,没想到还没进门就在门口听到于半珊说自己阴险。


“哎呀老三来啦!”于半珊假装什么都没听到,招呼着肖奈入座。


肖奈锐利的眼刀削了于半珊一眼,后者就乖乖地给自己倒酒拿点心。


肖奈随即偏过头先看了看郝眉,又看了看丘永侯,顿了两秒后笑道:“我当你们平时不理朝政,原来竟也有这样犀利独到的见解。”


郝眉没心没肺地笑着说道:“哪里哪里,我们只是看清了你的本性而已。”


一阵诡异的沉寂后郝眉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随后开始安静地吃点心不再发言。


 


“不过你们是对的。”肖奈云淡风轻地说道,“戴全是我找人杀的。”


“真的是你啊!”于半珊眼睛都快瞪出了眼眶,“那你会不会哪天看我不顺眼就也找人把我杀了啊……”


又是一阵诡异的沉寂后,于半珊被肖奈抛过来的清冷眼神吓得说不出话来,颤抖着手去抢郝眉的点心。


肖奈不再理他,转头看向唯一正常的丘永侯:“猴子,回府之后你可以跟你父亲在交谈中暗暗地透露一些我的意思,叫他不必在戴全的案子上过于费心,随便搜查一月半月,以盗贼拦路劫杀后遁入江湖无处可寻为由结案便可。我已经找他谈过,但毕竟宫里人多眼杂,我不能说的太明显,也不知道他听懂了多少。”


丘永侯点头如捣蒜:“好,我知道了。不过老三,你这样轻描淡写地结了这个案子,不怕你舅舅甄侯不满吗?”


肖奈眼底掠过一抹幽光,依旧平静地喝酒:“刑部结案便是最终结局,凭官府的能力就是无法在偌大的江湖间抓住凶手,他不满又能怎样,左不过自己派人私下去查,但结果不会改变。”


一直噤声的于半珊仿佛忽然被戳中痛处一般开口:“那甄侯还好,只是家教太差。他那长子甄少祥总来我的钱庄、赌场还有青楼捣乱,真是让我忍无可忍。”


 


户部掌管国库钱粮,本是个到处都能捞到油水的好地方,只要于尚书愿意,他上任这些年随便一捞早就家财万贯了。只是于家祖传的性格就是正直的一根筋,老祖宗传下来规矩——于家子弟当了再大的官儿都不能干那些登不上台面的勾当。于是身家清白、两袖清风的于尚书便成为了肖国建国以来最穷的户部尚书。


本以为自家儿子遗传了于家本分做人的基因,没想到于半珊恰巧就是那阵祖坟上冒出的青烟——他自小聪明伶俐,四岁的时候就会以物易物,除了肖奈和郝眉的东西他不敢动,几乎把身边所有同龄孩子的好东西都骗到了自己手里。


他用一支从娘亲那里偷来的凤钗,从肖奈手里换来了一张宫廷画师的名作。本以为自己占了个大便宜的于半珊得意洋洋地命令仆人拿去市场上售卖,好用换来的钱给自己买糖葫芦吃。结果仆人鼻青脸肿地回来复命说那幅画是赝品。于半珊这才回想起肖奈离开时那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后来又听说肖奈拿了那凤钗送给了宰相之女贝微微作为定情信物,刹那间感觉到了两人之间惊人的差距。吃一堑长一智,他再也不敢骗肖奈的东西了。


他用一颗弹珠从郝眉手里骗来了一颗郝眉四岁生辰时郝将军送他的夜明珠,最后气哭了的郝眉领着人高马大的翟星辰找他算账,翟星辰往那儿一站就是压迫感十足,揪着他衣袖的郝眉似乎也有了底气起来。所以还没等翟星辰开口,于半珊就认怂地把夜明珠还了回来——他永远记得翟星辰是怎样教训那些欺负过郝眉的小孩的。自此他再也不敢骗郝眉的好玩意儿了。


不过最成功的一次,要数他用一把破弹弓骗来了年长他四岁的国舅府长子甄少祥刚从他父亲那里要来的二十两银子,甄少祥哭着回家告状却被甄侯揍了一顿骂他无用,两人的梁子也自此正式结下。


京城纷乱繁杂,各色人种形形色色,有好赌的,也有好色的,无奈这都是些难登大雅之堂的生意,要做也只能在暗处经营,颇受限制。渐渐长大成人的于半珊发现了商机,在肖奈登基后他经过软磨硬泡死缠烂打最终得到了肖奈的许可,以官家的名义在京城开了一家钱庄、一处赌场和一家青楼。虽然仍然是拿不上台面的生意,但肖奈认为于半珊心里有数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并且可以通过这些地方三教九流的人打听到一些别处探不到的消息或是帮他看着朝中一些不安分的大臣,于是便为他开了先例,美其名曰是关爱京城人民日常生活,以官家名义支持于半珊的生意。


于是京城人民都知道,这三家虽是户部尚书的公子私人所开,实际上背后是天家在支持的,感念圣恩的同时更是一窝蜂地涌了过去。于半珊也凭借自己的人脉和从小展现出的商业天赋,成功地积累了一大笔财富。


只是甄少祥始终记着小时候结下的仇怨,忍不住三天两头地带着人去于半珊的场子捣乱,要么去赌场砸东西,要么去青楼抢姑娘,把于半珊气的恨不得把这小肚鸡肠的大少爷扔进护城河。只是碍于他的身份和自己与肖奈的情义,于半珊一直忍让着。


 


想起往事的于半珊撇撇嘴端起酒杯坐到窗边叹气,不想刚好看到甄少祥带着一群打手耀武扬威地从天香楼楼下经过,而这方向正是通往他的赌场。


新仇旧账一齐涌到了眼前,于半珊手故意一抖,杯中的酒就直直地坠了下去,一滴不落地全部倒在了甄少祥的头发上。


“啊!什么人暗算我?”甄少祥大惊,一边让仆人帮自己整理头发擦干酒渍一边气恼地朝上看去,直到看见于半珊那张笑嘻嘻的可恶面孔,甄少祥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咬牙切齿地闯进天香楼就往二楼跑。


一把推开雅阁的门,甄少祥怒吼道:“于半珊你给老子滚出来!”


主动挑事的于半珊早就仗着自己那点拿不出手的轻功从窗户跳了出去,甄少祥追到窗边看着于半珊站在大街上朝自己龇牙咧嘴地做鬼脸,下意识地就想从窗户也跟着跳下去。


郝眉眼疾手快地站起来拦住他:“甄公子你可不会轻功啊,真要从这儿掉下去恐怕令尊就要派人抬你回去了。”


甄少祥负气地甩开郝眉拽住自己的手,这才注意到肖奈也在这里,顿时惊慌失措地跪下请罪:“臣不知陛下在此,无心惊扰圣驾,还请陛下恕罪。”


肖奈淡定地吃了一块桂花糕:“无妨,祥表哥免礼平身吧。朕今日出来与兄弟相聚,不行君臣之礼。”


 


甄少祥听出了肖奈话里暗藏的意思——尽管自己是他血缘上的表亲,那于半珊更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嘴里说着不行君臣之礼,可他用的自称依然是“朕”而非“我”。肖奈的意思是让他收敛一些,不要再去找于半珊的麻烦。


“半珊天性活泼调皮,儿时或许有哪里做的不对得罪过祥表哥,还请祥表哥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半珊手下的场子朕也有份参与,祥表哥若一直紧咬着不放,朕也会很困扰。不知朕这样说,祥表哥可明白?”肖奈淡淡抬眸,清冷的眼神里带了一丝杀气。


“微臣不敢,以后必定和于公子和睦相处。”甄少祥嘴唇都有些打颤,“不打扰陛下,微臣告退。”


于半珊还十分得瑟地等着甄少祥下来跟他打架,没想到脸色苍白的甄大公子经过他身边时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就带着浩浩荡荡的人马原路返回了。


“甄少祥!甄少祥!你也太没出息了吧!”于半珊还不死心地在身后挑衅,无奈甄少祥反倒是加快了脚步离他越来越远。


“没劲。”于半珊耸耸肩,施展轻功飞上了二楼,“老三你跟他说什么了?”


“没什么。”肖奈抿唇一笑,“教他做人。”


于半珊愣愣地点头,此前郁闷的心情仿佛一扫而空,他现在脑海里满是甄少祥落荒而逃的样子,于是高兴地摇头晃脑地喝起酒来。


 


郝眉看着他这副傻样子不由得翻了个白眼,随即转头看向肖奈,自从肖奈承认是他做主杀了戴全开始,郝眉这个问题就一直憋在心里。


“老三……你找的那个江湖高手是谁啊?能不能给我也介绍一下认识认识?”


肖奈握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偏过头看着郝眉的时候眼里含了一丝笑意,“不必我介绍,这个人你也认识。”


 


【TBC】


ps:写了一点香芋的情节不知道有没有ooc啊捂脸逃


下一章星辰兄就会重新出来啦!


以及请原谅我把曹光写成了掌事太监……比起没有姓的阿爽我觉得还是曹公公更好听QAQ希望不要太跳戏啦哈哈哈


Lo主今天得知考过了专四可以安全地毕业之后正准备写答应第826fo小天使的K莫厨房play,但是碍于这几天身体不太舒服明天还要起早去医院检查,所以车今天就不开了,等恢复的差不多以后再来补欠下的账~


小天使们么么哒!跪求评论!